《麥路人》聚焦底層人群的心酸,63歲萬梓良重新歸來 觀眾直言認不出!

哒哒哒 2020/09/20 檢舉 我要评论

因為獲得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9項提名,由郭富城、楊千嬅主演的《麥路人》一直備受期待。這部影片,將鏡頭對準了無家可歸,夜間在速食店借助過夜的社會底層人群。在講述他們背後的故事時,也將他們相互幫助、依偎取暖的溫情,呈現在了觀眾面前。

郭富城扮演的「博哥」原本是一呼百應的金融才俊,在經歷了入獄、出獄的巨變後,懷著對家人的愧疚選擇了逃避,變成了「麥路人」中的一員。作為曾經的「領導者」,他依靠自身能力,成為了「麥路人」小隊的核心,帶著他們在生活的漩渦中掙扎求生。這些「麥路人」,每個人的背後都藏著一個故事,或關於愛情,或關於家庭,或關於責任。導演沒有回避他們身上的缺點,也沒有過分添加柔光濾鏡。影片在敘事上的堆砌、情感上的煽動,都遮不住人物的閃光點。因為一次相遇而癡守十年的「阿珍」,因為任性離家而學懂成長的「深仔」,因為舍不下舊情而燃盡自己的「媽媽」,因為外形始終被歧視的「口水祥」……每個人的身上,都是人間煙火色籠罩的世情百態。
這其中最不同的,還是「等伯」。「等伯」的不同,先是他有錢。窮,是「麥路人」的共同點。因此,隨手就能從身上掏出一疊大額鈔票的「等伯」,已足夠引起觀者的好奇。片中也借助「深仔」的口,代替觀眾做了提問。而「等伯」每一次都不同的回答,又進一步加深了觀眾的疑惑。但導演並沒有糾結這一點繼續「故弄玄虛」,很快就讓「阿搏」做了解釋——原來「等伯」明明有錢有房卻不回家,是因為親眼看到了妻子跳樓自殺。
隨後,影片又通過「麥路人」去做群眾演員一段戲,讓「等伯」在現場對著劇組擺放的道具遺照淚流滿面。但這世間除非親身經歷,否則沒人可以真正體會他人的苦痛。所以,「等伯」對去世老伴的深情懷念、痛苦回憶,看在劇組的人眼裡,不過是一句「演得不錯」。「等伯」的痛苦不僅僅是喪妻,還是空巢老人的孤獨。按照片中給出的劇情看,「等伯」是沒有兒女,甚至是沒有其他關係較近的親屬的。所以,即使他有豐厚的退休金,有房子住,錢和房子也不能給他幸福。只有像無家可歸的「口水祥」他們一樣,寄居在速食店,與這些人相依相伴,汲取一絲溫暖。這裡,成了他的家。本是陌路人的「阿博」他們,成了他的家人。
當速食店因為例行消毒,某夜不再對外開放時,失去了寄身之所的「等伯」就崩潰了。不斷向旁邊店裡的就餐者下跪哀求,想要用錢換一個位置……到這裡,「等伯」的第二處不同也有了答案。因為過於痛苦,他抗拒接受妻子已經離世的事實,活在了自己構築的虛幻中。他固守在速食店,不僅僅是已經將這裡當做了家,還為自己找了一個只有在這裡,才能等到妻子歸來的理由。何謂家?不是大房子,不是奢華裝修,而是那個有親人在,讓人覺得安心、溫暖的地方。只有這樣的地方,才會讓人想「歸」……
片中扮演「等伯」的,是今年63歲的萬梓良。「等伯」的第三個不同之處,便是萬梓良是所有角色中,唯一讓人認不出來的扮演者。鬚髮花白、圓框眼鏡、發福而顯得臃腫的身形,以及「等伯」精神方面不怎麼正常的人物設定,都將銀幕上的這個人物,變得與觀眾所熟悉的萬梓良完全不同。而不熟悉萬梓良的觀眾,也絕對想不到「等伯」的扮演者,是曾經提攜過周星馳的香港影視圈 「大佬」級人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