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清流存在于繁華之中!許鞍華導演才華橫溢,佳作頗豐 網友: 有故事的人,才能體會到不一樣的人生!

哒哒哒 2020/09/29 檢舉 我要评论

香港,一個無根的城市,一座「浮城」。這裡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城市」,原本是千萬人的「客途」,可就是這客途,最終成為了許多人的定居之所。許鞍華,就是其中一位。她出生於大陸遼寧鞍山,兒時和祖父母住在澳門,5歲時前往香港,在香港念完中學和大學。1972年獲香港大學英國文學及比較文學碩士,其後赴倫敦攻讀電影,1975年學成歸港,在電視臺工作,接著成為香港新浪潮的一員大將。值得一提的是,許鞍華的母親是日本人。大陸-澳門-香港-英國-日本,這種混合複雜的國族、家園、身份,使得許鞍華能夠更好更深地去思索關於「故鄉」的問題。

這種思索,在她的電影作品中有著深刻的印記,比如《胡越的故事》、《極道追蹤》、《投奔怒海》等,都表達了一種無根的認同困境和無家可歸的離散之苦。而能完整體現許鞍華對於「起源之地」,對於故鄉、家的神話的質疑與反思的,則是下面她的這部半自傳電影——《客途秋恨》

本片上映於1990年,由陸小芬和張曼玉主演,豆瓣評分高達8.5分。正如斯圖亞特·霍爾所言:身份關注的不是我們是什麼,而是我們將要成為什麼;身份不是凝固的、靜止的,而是永遠處於一種流動、協商的狀態。許鞍華在《客途秋恨》這部作品中,通過對一對母親關係轉變的細膩描寫,來對中國、香港、英國三地的的關係進行透視。

在1990這個特殊的時間點,其中所表現的跨文化的疏離、種族間的婚姻、代際間的協商和解以及分裂的忠誠等主題與1997 年香港這一殖民地將回歸中國主權形成共鳴。值得一提的是,與《客途秋恨》幾乎同一時期問世的幾部香港電影,如關錦鵬的《人在紐約》(1989 年)、羅卓瑤的《愛在他鄉的季節》(1990 年)、陳耀成的《浮世戀曲》(1992年)等,也都表達出了一種強烈的、對故鄉的失落感。主人公曉恩,香港人,英國碩士畢業在即。
通過一些零碎的生活片段,影片含蓄地暗示了曉恩作為被殖民地他者的尷尬位置。在酒吧,曉恩的兩個英國朋友在盡情狂歡舞蹈,只有她獨自坐在沙發上抽煙。她和一個朋友同時申請了BBC的工作,身為英國人的朋友順利收到了面試邀請,曉恩卻被拒了。在朋友在面試之前,曉恩摘下了自己脖子上的項鍊送給她祝她好運,朋友驚喜地說:「這個東西具有神秘的東方色彩!」香港被英國殖民了156年,曉恩也早已拿到了英國國籍,但她依舊被當成東方人打量和審視,依舊無法被平等對待。
曉恩在英國的這些經歷可以說是許鞍華對英國、香港之間關係的一種反思。一直以來,英國在香港的殖民統治大部分是工具性的,殖民統治階層與香港的本土社會始終存在著明顯的、人為的二元區隔。九七將近,雖然香港一半以上的人口是英國國籍,卻沒有英國留居權,可免簽英國卻不能移居英國。《客途秋恨》中曉恩對英國的失望或許對應了八十年代末期遭英國背棄的香港人的那種挫敗感和無力感,同時也是對八十年代晚期至九十年代殖民地的政治和社會緊張氛圍的一種回應。曉恩在明白了這一點後,毅然回到了香港,參加妹妹的婚禮。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